关于我们

新闻检索

  • 类型
  • 信息
  • 更多新鲜资讯请
   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

新媒体让严肃文学变年轻“小而美”

《摆渡人》   其中,张嘉佳凭借手机APP“一个”发布作品,并形成了一种“小而美”的文字和内容风格,被认为是“微信体”文学代表性作家之一。 这些通过手机传播的文学作品,在内容、形式、叙述语言、互动效应等方面,都和传统文学杂志和书本的文学作品截然不同。

    有文学评论者认为,APP、公众号等手机载体不仅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,也开始逐渐影响到作家群体的写作方式。

在讲求“用户体验”的网络时代,文学也开始进一步细分和发展,传播方式开始倒逼内容上的改变。     但值得欣慰的是,文学从没有被人们遗忘。 “未来的文学圈会持续市场细分,属于图书馆的终究会回到书架上,属于云端的会一直在云端。 ”广东青年作家李立的预言会否成真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     现象    让严肃文学变得灵敏而年轻    纯文学在电子阅读的今天,面临的第一个改变,就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或者APP推送文学作品。

    作为一个年轻的文学杂志编辑,《花城》杂志编辑部副主任陈崇正身处在这股浪潮中,在他看来,对于本身就有着众多文学作品资源的传统杂志来说,开始创办公众号进行多种平台的内容推送,是顺势而为的改变。     “新媒体对传统杂志最大的推动作用,在于盘活作者资源,增强了作者与读者的互动。 ”陈崇正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在《花城》杂志转型之前,和作者的联系比较单一,仅限于投稿、审稿和发表等环节,现在则增加了对作者作品的推广和运营,并且在自媒体中,发现了一些之前默默无闻的自媒体作者,打破了相对稳固的作家群状态,有利于发现新人。

    最具影响力的老牌文学杂志《收获》,也在新媒体时代建立起公众号平台,同时还开设淘宝店和微店的营销。 除此之外,《收获》杂志还与“行距”APP,打造了多媒体应用,变现成为一个全新的版权产品。

    “我们也在做一个数字化转型项目,叫‘花城多元融合传播运营平台建设项目’。 这个项目涉及写作、出版和版权运营等领域,以新媒体互动作为基础,将为《花城》的作者和读者打造更为宽广的空间。

《花城》作为老品牌文学期刊,不但在内容上寻求新的表达方式,同时还在不断寻找形式上的转型和变化,在坚持风格的同时扩大品牌影响力。 ”陈崇正说。     《收获》杂志主编程永新表示,《收获》在微信公众号上实现了与读者和潜在作者的多向沟通:“我们以前怎么都无法想象,读者和作家之间可以这么近距离地交流。 ”陈崇正更是发现,微信公众号也在影响着杂志社编辑的视野和思维,“文学正在走向融合和细分,我们的办刊思路也会受到新媒体的影响,出现‘读者思维’,聚焦社会热点。

比如《花城》最近推出一些新专题,专门探讨网络游戏和VR技术,都比较接近时下的社会热点。

今年我们还开设了日本作家千野拓政的专栏,探讨了许多年轻人关注的话题,这些都和新媒体兴起密切关联,可以说新媒体让编辑的触觉变得灵敏,也更年轻化。

”    新的媒介影响了杂志的运作,文学杂志会否随着“器”变而迎来“质”变?陈崇正并不这么认为,他始终坚信媒介本身的变化,只会让杂志和文学所扮演的角色更细分化和多元化。     陈崇正说:“在当下,文学杂志最大的功能依然没有丧失,《花城》杂志为读者推荐中国当下最前沿、最具代表性的作家和作品,一直在坚守文学的高地。 媒介的变化确实让文学更容易发表和传播,但杂志依旧会坚持一定的评价标准,这意味着作品是经过层层筛选才推出的,是慎重的。

这种慎重和公众号中随意的‘短阅读’会形成一种对比和互补,不会被取代。 ”。

更多查看【关于我们】